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今年国际博物馆协会确定国际博物馆日主题为“作为文化中枢的博物馆:传统的未来”,聚焦博物馆作为社区、社群、社会活跃参与者的角色定位。近些年,在东城的胡同街巷深处,涌现出不少“小而美”的社区博物馆,一件件接地气的陈列品,或展现着生活器物中的美,或记录了社区的人文变迁,成为承载乡愁、延续文脉的重要场所。今年的博物馆日,东城邀您一起走进这些家门口的博物馆。

社区“小规划师”规划社区建设

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当天,一场主题为“家PLUS:共话博物馆+社区营造”主题沙龙活动在史家胡同博物馆展开。来自城市规划、博物馆学、儿童教育等方面的实践者和学者聆听了史家小学学生的社区改造成果,并对新时代社区博物馆及社区营造开展了一场“跨界”交流。

活动现场,来自史家小学的20名学生作为“小小社区规划师”分组发表了他们在对社区观察后,形成的社区改造方案。“我们组的成员对史家胡同博物馆进行了调查,我们决定为胡同博物馆设计一个彩色屋顶,每当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都形成彩色的光芒。”“小小社区规划师”们通过观察社区,在老师的帮助下生成了社区的改造意见。

据了解,自今年4月起,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老师带领来自史家小学的20位二年级学生进行了“小小社区规划师”的课程学习,让学生在课程学习中学会观察胡同、了解社区。“通过学习,让孩子们分组开始对胡同的某一处特定地点进行自己的观察,发现问题后生成改造方案。以儿童的视角重新去观察胡同和城市,继而生动展现了社区博物馆如何串联在地文化,同时反思城市问题。”史家胡同博物馆负责人说。

同时,活动现场的各位专家学者还就传统文化的保护和现代化的居所如何结合、博物馆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进行了“跨界”探讨。

  • 史家胡同博物馆如何建立起与社区居民的联系?

    王虹光:来到博物馆的居民经常会聊起自己的胡同记忆,以及见证过的北京历史,因此,博物馆开始通过“口述史”项目来发掘社区历史,了解在地文化。包括把北规院老的朝阳门街道照片进行展览,很多居民看到老照片,过去的记忆就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居民也积极帮忙还原场景,帮忙构建城市的记忆,这种参与和交流的过程,形成了博物馆和居民以心换心的联系。每次活动,都能够得到参与居民真实的反馈和认可,为博物馆和居民彼此长效的合作建立了一个好的基础。 【详情】

  • 史家胡同博物馆如何挖掘在地文化?

    王虹光:博物馆建立起了一个常态化义务讲解队伍,让更多来到史家胡同博物馆的人能够感受胡同温度,了解胡同文化。在此过程中借助居民力量通过“口述史”项目逐渐培育、依靠在地文化形成了胡同微花园展、北京中轴线手绘作品展、"我们俩"主题胡同爱情展、"京城回眸"老照片展一个又一个结合社区生活、结合胡同文化展览。通过这些展览文化活动,激发居民去思考胡同文化保护以及社区主人翁意识。【详情】

  • 社区博物馆有怎样的独特价值?

    王虹光:过去我们曾经举办过很多外来展览,就是把专业博物馆的一些内容,通过展览的方式带到社区院子中来,让居民有近距离的了解。但是这样展览也促使我们开始思考,社区博物馆不应该是专业博物馆的“缩小版”。小小的社区博物馆,虽然受众规模有限,但受众包含着宝贵的在地文化资源,而社区博物馆的核心职能就是去发掘在地文化,再将外来专业文化方面内容和工作方式引入进来,去实现在地孵化和培育,逐渐形成一套与居民共建社区文化和社区展览内容的工作机制。 【详情】

  • 社区博物馆如何影响整个街区的更新?

    王虹光:所有的实践都是邀请居民来参与的,例如微花园改造,虽然只有6户居民,但渐渐地居民看到实实在在的改变后,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居民想要参与进来。实践并非以数量取胜,并非一开始就能让街区有翻天覆地的改变,而是通过一点一滴的具体实践,建立合理的路径和机制后,逐渐吸引居民主动参与进来。逐渐带动胡同的改变,慢慢带动整个街区的更新,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经验。 【详情】

  • 如何让社区博物馆发挥更大的价值?

    王虹光:首先是观念上的变化,实际上社区博物馆的职能除了文化展示,还有社区建设。史家胡同博物馆设有文化展示厅、社区议事厅、居民会客厅,三分之二的功能都与社区建设有关。从基础的居民会客,到社区议事,都可以借助社区博物馆发挥作用,在博物馆中可以讲述社区居民、社区生活、社区文化、社区治理的真实故事,从而发挥文化空间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场所功能。【详情】

馆藏百余非遗大师手作 已推出VR线上体验馆

婀娜多姿的绢人、小巧鲜艳的绢花、栩栩如生的绒鸟、真假难辨的葡萄常……东花市社区博物馆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宝藏之地”,馆内展出的100余件民间手工艺品均为非遗大师们的佳作。博物馆开放11年以来,已经吸引了上万人前来参观。

 东花市社区博物馆占地面积1880余平方米,2008年9月2日正式对外开放,馆内共有非遗展厅、红色收藏展厅、国防教育展厅和科普体验厅4部分,其中非遗展厅占地面积最大,为1000余平方米。非遗展厅内涵盖了综合展览厅、老花市印象展厅、“绢人”展厅、“绒鸟”展厅、“葡萄常”展厅、“料器”展厅、“绢花”展厅和“北派竹刻”展厅共8个小展厅。

虽然该馆已经走过了11个年头,但是馆内的展品一切如新,琳琅满目的非遗手工艺品色彩艳丽。

清朝中叶,花市铺行骤增,尤以手工业最为发达。乾隆中晚期,花市的繁荣达到鼎盛,多条胡同的手工艺产业渐成规模。随着时代的发展,花市的许多手工艺传承者成了非遗大师。“我们利用区域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和优势,建立了非遗展厅,展厅内的大多作品都是大师们无偿捐赠的。”东花市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副主任杨迪告诉记者,因为展厅是地下防空洞改造而成,比较潮湿,对展品的保存有一定影响,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会更换一次展品。

 博物馆开放11年间,如何顺应时代发展,推陈出新?杨迪说:“在今年4月2日街道举办的第十二届蟠桃宫文化庙会上,东花市社区博物馆VR体验技术首次亮相,市民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就可以在线逛博物馆,领略花市地区非遗文化的魅力。我们也想通过这种方式,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实地参观,了解非遗文化。”

打造社区新生活

5月18日,家住东四六条的王先生带着孩子走进东四胡同博物馆,参观“复古自行车展”。“凤凰”牌国产自行车,“锤手”“博士”牌上世纪欧洲自行车整齐地摆放在三进院里。“想让孩子看看国内外老自行车什么样儿。”王先生告诉记者,自从家门口开了胡同博物馆,一家人的周末生活丰富了很多,从“冬奥主题墙报展”到“传统手工课”,每周末都有的看,有的玩。

与很多大型博物馆不同,这里的展品大部分都是居民捐赠的,有百年“老米”、民国时期大衣柜,还有门墩、老鱼缸等。“还有一位90多岁的老奶奶,拿着自己年轻时用的袜子板想捐赠给博物馆。”东四胡同博物馆的负责人介绍,除了居民家里的“老物件”,东四街道“周末卫生大扫除”清扫出来的“宝贝”,也收藏在博物馆里,比如福康安旧居里的金丝楠木古建构件

  博物馆还举办丰富多彩的社区活动:“旧物改造”活动,将居民家里的闲置物品改造成盆栽;清明节举办“慢邮时光”活动,将家长对孩子的嘱托封存到邮箱中,成为多年后送给孩子们的一份礼物;五一节,博物馆连开4天传统手工课程,让更多居民走进博物馆,学习传统文化。

  “下一步,我们准备开设衍生品商店,设计、制作文创产品,同时开发新的体验课程,将时尚和传统相结合,比如用自己的剪纸作品制作冰箱贴、扎染T恤等。”东四胡同博物馆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后博物馆将在节假日安排更多的与传统文化相关的主题活动,丰富百姓生活。

千余老物件传承老北京文化

清朝时的顶戴、民国时短暂发行的纸币…40余平方米的斗室之中,陈列着1300余件来自民间五行八作器物。京城老物件陈列馆馆长王金铭介绍,这些老物件基本来自1900年至1970年寻常百姓家,大多有鲜明的行业特征,与百姓衣食住行息息相关。

和这些老物件结缘,要追溯到2002年。那年春节,北京实行“禁放”。时任安定门街道交北头条社区主任的王金铭路过交北二条胡同居民宋家,见老太太正在摆弄两面大鼓。王金铭突发奇想:“能否在年三十把大鼓抬到胡同里?这要配着成套的家伙什儿,敲起来也是一番热闹。”于是,2002年的年三十,交道口北二条胡同里响起了锣鼓声,不少邻居闻声而来,有的从家中抽出红绸锦缎跳起十字步,还有的翻出民间戏服扮上,足足热闹了半宿。

  几番往来,王金铭了解到宋家家中堆积了不少老年间留下的物什,都是些“留之无用弃之可惜”的玩意儿。老太太的三儿子宋振刚,年轻时爱好收藏,遇到看上眼的便留在家里,久而久之多到自己都记不清了。直到王金铭如获至宝地掀开尘封,细数之下竟有六七百件。

王金铭陆续用这些“破烂儿”组织了几届“胡同庙会”。名气越来越大,展品来源也越来越广泛。王金铭和宋振刚东一件淘、西一件捡,慢慢攒了不少老物件。有些老胡同拆迁,两人就会去淘换。也有人会送来老物件,价格不高,几乎是半卖半送。

 2008年7月22日,在安定门街道的大力支持下,安定门京城老物件陈列馆开馆,王金铭任馆长兼讲解员。如今,该馆以“饮”“食”“衣”“用”“居”划分五部分,共展出老物件1300余件,王金铭接待的参观者已无法统计。虽然已经从社区退休,但王金铭觉得,“收集整理老物件、传承老北京文化,值得我干一辈子。”

娄底文明网 石狮文明网 盐城文明网 南宁文明网 宜兴文明网 鄂托克前旗文明网 许昌文明网 吉林市文明网 佛山文明网 成都文明网